梁卫星:中学语文的出路何在?
2010-12-13 14:09:41
  • 0
  • 10
  • 17

第十一期:中学语文(整理版)

  谈天说地第十一期:中学语文
  时间:2010年12月12日
  现场版:http://www.ituicn.com/tag/中学语文

  主持人:梁卫星,20世纪70年代初生人,中学教师。曾在《天涯》《南方周末》等多家报纸杂志中篇小说、思想随笔多篇。也曾担任北国之春读书版版主。最新出版的长篇小说《成人之美兮》堪比《班主任》,得到钱理群先生的极高赞誉。

  推秘:以您亲身体验,您觉得中学语文教育的现状如何?

  梁卫星:中学语文教育的现状可谓糟糕透顶,即使说其反人类反人性亦不过分。

  推秘:您认为中学语文教育要传递给学生什么?

  梁卫星:中学语文教育至少应该做到以下几点:其一,应该能让学生感受到汉语作为一种伦理方式与思维方式以及不倦追求存在可能性的尊严与荣耀;其二,应该能让学生于汉语的听说读写中领悟了然具有普遍意义的真善美并逐步形成独立自主的个体人格;其三,应该能让学生既能明辩历史亦能关切现实,不能让学生关心现实人生追求人生正义的语文教育不是真正的语文教育。

  推秘:您怎么看待课堂上的学生与老师的角色?

  梁卫星:课堂上学生是学习的主体,教师作为教的主体,如果不能服务于学生的学,不能使学生基于自身经验原创知识进而转识成智,就是失败!课堂的绝对主角是学生,教师作为课堂的导演,如果限制了学生的表演欲望,扼杀了学生的表演天赋,禁锢了学生的表演创造,就不如不要这个导演。

  推秘:如何看待大作文与小作文?您理想的作文写作如何?

  梁卫星:所谓大作文与小作文,这是一种无奈的区分。在高考体制下,大作文就是围绕高考作文要求的应试训练,是现代八股文的制造流水线,是扼杀天性,残害自由表达的罪魁祸首。而小作文只是某些教师深感大作文的危害之后,给学生提供的一个发泄久被压抑的天性,尽情自由涂抹的出气孔。当然,现实生活中,绝大部分小作文也被异化了,成为了摘抄之类的东西,仍然为大作文服务。作文而有大小之分,这是标准的国家特色,是良知与人性于挣扎之后仍然不可避免的沉沦。我理想的作文写作其实很简单:我手写我心。

  推秘:例如,语文课本中鲁迅的文章下面会有个问题:第二自然段说的什么意思?罗永浩认为:我哪知道,鲁迅也没说,但是教委和老师知道。您怎么看?

  梁卫星:这一点让我很无奈,我在不得不训练学生做阅读练习时,我不讲方法,更不给答案,因为我的答案永远都是错的,我只能拿着出卷人的答案机械地念。但我其实根本不知道这个答案是个什么东西,与阅读的文章有什么关系。我们的阅读考试有一整套程序,把一篇完整的文章,无论多么长,都可以切分成字词句、段章篇,对于这个程序来说,所有的文章不过就是一个仅供解剖的小白鼠。这个解剖的过程其实也就是一个杀害作者也同时杀害读者的过程,我们的语文课堂上每天都在上演着这样的杀戮勾当。这也可见,我们的教育被一帮无知的杀手把持着,他们以一套荒诞不经的程序从事着反人类反人性的事业,却大言不惭自己在成人之美。

  野狼:您在教学中,最大的压力是什么?

  梁卫星:最大的压力来自自己。因为我还有一点残存的良知,不愿做杀手,我不缺乏勇气,但我的智慧不够,无法抵抗无孔不入花样百出的精神与物质奴役,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能力一直挺下去,我害怕我在不知不觉中被操控而成为杀手。

  野狼:当下的语文教育与人文教育是否衔接?

  梁卫星:表面上,语文教育与人文教育是有衔接的,因为新教改都有明确的要求,客观地说,这是一个进步。问题是,高考仍旧是老一套,这使新教改的要求只是成为了一个幌子。其次,无论是学校管理层的普遍官僚化,还是在此情况下教师素质的不得不普遍低下,都使真正的人文教育成为了一个梦幻泡影。

  野狼:您最近出版了一本“教育小说”《成人之美兮》堪比《班主任》,您写作的初衷与追求为何?

  梁卫星:我写作的初衷就在这个小说的题目里:我想揭示我们的教育真相,告诉人们,教育本身是成人之美的事业,他关乎到未来,关乎到一切有形无形众生的和谐生存。然而,我们的教育却既不能展示成人们的美,也不能成全人的美;事实恰恰相反,我们的教育其实是成人之恶。成人们的恶,成全人的恶。我希望我的小说能引起全社会关于教育的反思,希望我们能尽快走在成人之美的教育路径上。我知道我的希望很缈茫,但我非写不可,我想这是我的天命。

  野狼:在《成人之美兮》中,海老师与江老师都离开了教育岗位,您为何这样处理?他们不走又会如何?

  梁卫星:这样的处理体现了我内心的软弱,我无力抵抗坚持下去了,所以我把我的这种内心的软弱投射在了小说人物身上。当然,也是希望这样的出走能引起关注。事实是,他们如果不走,要么投降,泯然众人,要么在无尽的侮辱与迫害中疯狂或自杀。我让他们出走,其实是给出了一点希望,只是,我也许还是太乐观了!

  野狼:作为中学语文教师,您给家长和教育关注者提几点建议如何?

  梁卫星:我没有什么好的建议,如果一定要说,从我的经验出发,就是:其一,希望家长别把自己的孩子当皇帝培养,这世间最终只有一个皇帝,您的孩子最终成奴才和狗的可能性是百分之九十九;其二,希望教育关注者别只是坐在办公室里理论关注良知关注,不如到第一线去多听听普通老师与学生的呼声,您的理论与良知在这些普通老师与学生的呼声前其实一钱不值,除了感动您自己,谁也感动不了。其三,希望家长别为了孩子的学习给老师送礼,您送的越多,老师关心您而非孩子越多,您送的越多,老师发现的孩子的问题越多,您搞不好会把您的孩子送成精神病。其四,无论是家长还是教育关注者,请您看看《成人之美兮》,我可以自信地说,我不是在做广告,我只是想告诉您,对于您孩子的教育和关注而言,《成人之美兮》给您提供了关心与关注的起点。

  主持人:感谢梁卫星先生。我们的话题到此结束。下期再见!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