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婷晓:长风破浪:实验性的历史写作新突破
2010-12-20 18:46:29
  • 0
  • 0
  • 24
  长风先生的新书《流氓与贵族--秦汉风流八十年》是一部杰出的历史著作,作为职业出版人,这样的书稿从手边错过,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好在,它终可面世,与一众读者结缘,这,才是最重要的。
  长风先生的书稿,当时我曾在电脑上迅速浏览,又曾打印为纸稿慢慢读过,时至今日,新书出版,一册在手,重新翻阅,竟仍然快不起来,文字固然通俗易懂明白晓畅,但其中微言大义,颇耐品味。故而,答应日久的书评延宕月余,实为汗颜。
  书稿原名《汉初六十年》,多次拜读之后我仍以为此名最为恰切,不仅是年代、内容的框取更准确,也在于这种简淡古拙的文法,字形神韵皆与长风先生的文风以及汉民之古风暗合。甫一入眼,便以之为绝妙好题。出版后改为现在的书名,颇有些无奈,窃以为,这样风格的书名,掩盖了长风先生写作上的实验性,遮蔽了本书作为历史写作方式上取得极大突破的独到之处,混同一般通俗历史读物,着实可惜。
  联想到自己工作中也同样经常被所谓的二渠道经销商们的市场经验所左右的尴尬境地,不免有些愤恨,破了嗔戒。
  书,是爱书人写给爱书人看的,把书当白菜一样贩售的,是罪人,今天你是大爷,明天也一定被踢出出版业。
  说长风先生的写作突破了当下历史通俗读物的一般水平,甚至瓶颈,似乎有友人过誉之嫌,但说他做了实验性的尝试并取得了令人欣喜的进步,实不为过。
  从事出版行业不算很久,历史文化类的书稿过手约百余部,风头正健的大方之家,默默无闻的网络写手,专业领域的皇皇巨著,通俗娱乐的泛泛薄册,不才倒也都遇到过。史学功底够扎实者有之,文采斐然者有之,想象力出众者有之,观点标新立异者有之,但真正能体现出普世进步的史观,真正能以人为本深刻体察古人内心,真正能拉通古今古为今用,真正能打破思想束缚游刃有余,真正能体现出悲天悯人的情怀担当,真正能挖掘人性中最宝贵的独立自由民主的基因,且又还能够保持客观冷静不乏幽默的客观叙述的,长风先生无愧第一。
  汉承秦制,不断完善法制;汉行黄老,与民休养生息。汉俑的表情,那样无邪,汉陶的线条,那样舒展,那是我们中华民族尚且拥有普遍的人性、个性、自由的年代,尽管专制、投机、虚伪等等邪恶的种子已然生根发芽。
  读长风之书,并无通俗娱乐之快感,正相反,平易的文字背后,是深刻沉重的社会话题,虽然点到为止,但极具启发性,令你浮想联翩,也令你茅塞顿开。这样一种实验性的写作方式,当然不能说是成熟的开山立祖,但却足以投石问路,令我们对"历史"这一耳熟能详的概念,产生新的情愫。
  这种感受很奇妙,在下拙劣的文风不能表其万一,还是请君展卷一阅!

  《流氓与贵族--秦汉风流八十年》长风著,重庆出版社,2010年10月

  李婷晓
  2010年11月11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