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从甲骨到人骨:谈院士代替王八
2010-12-22 13:14:52
  • 0
  • 4
  • 164

  中国的古代先民们是善于占卜的,这点在史书上多有记载,尤其在清朝发现了甲骨文,更是给予了证明。因为有王八壳为证,也让我们确认了商朝的存在。古代的占卜一般相当于我们现在的预报,一般都是近期的事情,如出兵,婚丧嫁娶之类。很少见到有一预测就能预测五百年以上的事情,否则王八骨头也不会那么多。
  先民的占卜是当时的礼仪,也就是一种社会规范了,人们对此相当敬畏。当然自从科学来了中国,这些大抵都归为迷信之类了。不过科学在太空中,算是宇宙科学;在厕所中,则不免是臭屎科学。
  2007年12月5日,媒体报道:"国务院三峡建设委员会水库管理司高级工程师王殿常表示,由于三峡大坝建设时提高了水泥混凝土的标号,使用寿命可能远高于原定的三百年,可以使用五百年以上。"(《中国新闻网:工程专家:三峡大坝使用寿命可达五百年以上》)
  2007年的12月18日,媒体报道:"中国科学院和工程院院士、三峡工程验收专家组组长、著名水电专家潘家铮在接受采访时说,因有着科学合理的设计、优质的施工质量和良好的运行维护,三峡大坝质量优良、安全可靠。对于"三峡大坝可以管500年"一说,潘院士说,这虽然不是一种正式说法,但并非没有根据。以我个人之见,这样高质量的大坝,500年没有问题,寿命甚至会更长!"(《人民日报:水电专家潘家铮表示:三峡大坝500年没有问题》)
  时隔三年,2010年12月18日,媒体报道:"潘家铮称,三峡工程是'长江上的钢铁长城,千年万年不会垮,质量上非常好',这说明相关管理非常到位。通过三峡工程,中国科技水平尤其是管理水平有了很大提高。(《中国新闻网:院士:三峡工程是"长江上钢铁长城" 》万年不垮)
  仅仅三年,潘家铮把三峡大坝的安全寿命从认可的五百年拉到千万年。他大概老糊涂了,以为三年没动静,大家以为他寿终正寝了,所以干脆来个大跃进。据说这位院士83了,于是想起孔老夫子的话:老而不死谓之贼。想来院士是活不到五百年了,更别说是千万年。但她有着"千年王八万年龟,河里王八一百岁的"献身精神。
  既然是院士自然是懂得科学得了,怎么会这样信口雌黄呢?我们的国家先进就在于不但科学还发展。科学在于三峡大坝建成已经是事实了,而科学要做的是如何让民众知道建这个工程是对的,于是科学突变为宣传了。更何况还要有发展的观念,于是便有了五百年,不过五百年对于83岁的人似乎短了些,于是便发展到千万年。
  院士这么做不怕被后人唾骂吗?不会,因为他们是唯物主义者。唯物主义说白了就是畜生的哲学,但因为畜生不会行而上,于是一些接近畜生的人便成了他们的代言人。更何况这位院士是有阅历的人,起码知道"肥猪赛大象"。更有前辈"粮食亩产万斤"学说的熏染。既然前辈生前死后还是光彩照人,自己学习前辈总归不错的。
  或者有人说,你小子也不懂科学,怎么就不知道人家院士没论证。据说中国楼房的平均建筑寿命是25年到30年,起码人家是论证了。我是学人文的,但起码还学过自然科学,没事的时候也看些科普文章。未必用严谨的科学程序去论证院士说的对否,因为五百与千万这个词汇是我们最熟知的,也是古人一般常用的,他这么说就是要引起我们的关注。例如他听了"我还想再活五百年"于是就给三峡大坝五百年了;比如他听了"万里长城永不倒,千里黄河水滔滔"于是便给三峡大坝千万年了。此时科学突变为艺术了,变得浪漫起来,于是院士在夕阳红中也浪漫了,这样一切和谐了。
  先民占卜的时候,要把王八壳火灼,凭其裂纹形状来判断。现在科学了,不用王八骨头,便只好用人骨了,但不知道院士的后背是否也能火灼一下。但我想即便烧了,也不会推断出五百年之后的事情的。
  判断专家院士的话,未必要懂他们的专业,只要我们从常识考虑即可,最基本的一点就是判断他是否在说人话。断定人话的标准:是否以人的生命为重,是否以人的尊严为重,是否以人的自由为重。

  长风 2010年12月22日 于不知斋
  微博:http://t.sina.com.cn/changfeng8964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